太阳亚洲客户端|欢迎登入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槲叶山路
槲叶山路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6,661
  • 关注人气:1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安史之乱揭秘)李泌的平叛方略

(2019-08-27 22:08:15)
太阳亚洲客户端标签:

历史

军事

文化

最近热播的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中,易烊千玺扮演的那位风度翩翩的靖安司司丞李必,其原型就是中唐名臣李泌。

(安史之乱揭秘)李泌的平叛方略

历史上的李泌曾经是肃宗执政初期最为重要的谋士。

李泌字长源,出身关陇贵族,“少聪敏,博涉经史,精究《易象》善属文,尤工于诗,以王佐自负。”青年时期,李泌沉迷于道术,时常在嵩山、华山、终南山中游历,访求神仙、高人,寻求长生之术。天宝中期,玄宗征为翰林待诏,供奉东宫,与太子李亨交游。后因写《感遇诗》讽刺时政,为杨国忠所忌,被贬出朝廷,遂遁迹名山,不问世事。肃宗灵武即位,派人到嵩山寻访李泌,请其出山。李泌慨然应允,历尽艰险,绕道颍川(今河南许昌)赴灵武谒见肃宗。肃宗非常高兴,以客卿之礼待李泌,与其“出则联辔,寝则对榻,如为太子时,事无大小皆咨之,言无不从,至于进退将相亦与之议。”李泌也不负所望,竭尽全力辅佐肃宗,参与军国大事,弥合肃宗与玄宗的嫌隙,化解肃宗与两位皇子广平王、建宁王之间的猜疑,为肃宗巩固政权、平定叛乱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至德元载(756年)冬天,唐军几条战线均遭受重大挫败,房琯率兵攻打长安,在咸阳陈涛斜几乎全军覆没,河北全境失陷,河东岌岌可危。面对严峻的军事形势,肃宗一筹莫展,对未来局势走向十分悲观。李泌分析形势,认为目前的困难是暂时的,只要挺过这一阵,叛乱最终必定会被平息。他讲出两点理由。一是兵兴以来,叛军将所掳掠的人口财帛全数运到范阳巢穴,可见未作长远打算,更没有并吞四海、夺取天下的志向,虽然目前风头正劲,但不会危及大唐的江山社稷。另外,从叛军高层组成来看,能死心塌地为其所用的大多为胡人将领,中原人不过高尚、周挚等数人,其余皆为协从。以这种人员组成,短期内在军事上会占据上风,随着时间的推移,叛军不会得到百姓的拥护,无法在占领区建立有效的统治,最终败亡的命运不可避免。

李泌认为,叛军的兵力部署主要分作三大块,一块是东部的河北军事集团,由范阳的史思明和常山的张忠志集团组成。另一块是西部的长安军事集团,领军人物为安守忠和田乾真。中部是洛阳军事集团。作为叛军的首都,洛阳地区的兵力最为雄厚,由安禄山亲自坐镇,蕃将阿史那承庆为爪牙,是叛军军事部署的核心。

(安史之乱揭秘)李泌的平叛方略
至德元载冬叛军的部署

李泌建议:由李光弼自太原出井陉进入河北,郭子仪自冯翊进入河东。这样,史思明、张忠志不敢离开河北,安守忠、田乾真不敢离开长安。用两支部队牵制住河北、长安两大军事集团。令郭子仪不要攻取华阴,留下长安到洛阳的通道让叛军可以顺利通过。河西、陇右、安西、西域入援部队部署在扶风。接着,各部分头行动,分别攻击河北和长安的叛军,如果洛阳的叛军救河北,则唐军猛攻长安;救长安,则猛攻河北。作战过程中,让开大道,放手让洛阳叛军救兵通过;不攻城,叛军救兵来援则回撤。如此三翻,则叛军必然疲于奔命,唐军则以逸待劳。到第二年春,令建宁王李倓挂帅,北上灵武、夏州,由云州东进,与由井陉道进入河北的李光弼部成南北犄角之势夺取范阳,彻底断敌退路。最后,几路唐军全线出击,将叛军压缩在河南全部歼灭。

这一套作战方略,简单讲就是:反客为主、疲劳叛军,先取范阳、断敌归路,决战河南、聚而歼之。李泌预计,如果这一作战方略付诸实施,不出两年,可以从根本上消灭叛军,不会遗留任何后患。

李泌提出这一作战方略被后人称作“灵武定计”。

对于李泌这一系列判断和建议,肃宗是什么反应呢?据《资治通鉴唐纪三十五》记,是“上悦。”肃宗很高兴。

至德二载(757年)正月,安禄山被儿子安庆绪所杀,新上台的安庆绪威信和能力不足以驭众,叛军内部矛盾重重,开始显出颓势。次月,肃宗皇帝由彭原南下凤翔。不久,陇右、河西、安西、西域的援军相继抵达凤翔行在,南方的租赋已经运到距离凤翔不远的洋川、汉中,长江流域的永王李璘叛乱也接近尾声,永王众叛亲离,仓皇逃往岭南。经过半年的惨淡经营,肃宗朝廷终于步履蹒跚地度过了最为艰难的时期,开始重整旗鼓,准备对叛军发起反攻。

李泌再次提起彭原时的方案,请肃宗命令河西、陇右、安西、西域的援军北上灵武,沿黄河进入河东北部,经云州、蔚州、妫州、檀州直捣范阳。可肃宗不这么想,他认为目前部队、物资都集中在凤翔,正好收复近在咫尺的长安,没有必要再劳师动众攻打数千里之外的范阳。而李泌却认为,以目前兵力拿下长安没有任何问题,但不是长远之计。因为手里的部队是西北的边防军队和蕃兵,畏惧暑热,习惯寒凉气候。目前正值春初,气候适宜,士气正旺,由西往东攻下长安、洛阳,将叛军赶回河北。随着夏季的到来,天气暑热难耐,官军师疲兵老,困而思归,而叛军正好在河北休养恢复,待到官军退去后又卷土重来,战局就一直僵持下去了。为根绝祸患,不如乘着春凉进军河北,占领其巢穴,使得叛军退无所归,再一举歼灭之,彻底根绝后患。

看李泌还在坚持自己的意见,已经定下决心的肃宗只得搬出老父亲玄宗来搪塞,说:

“朕切于晨昏之恋,不能待此决矣。”

当时肃宗与在成都的玄宗一直保持着密切的沟通,对于一些重大问题,肃宗是在充分征求玄宗意见并取得一致的情况下才付诸实施。肃宗的计划,是唐军主力在凤翔集结完毕后,由西向东发起攻击,先收复长安,再依次收复潼关、陕郡,再在洛阳与叛军决战,消灭安庆绪部队主力,占领洛阳,收复河南,尔后渡黄河进入河北,扫清残敌,收复范阳。唐军的另一部——李光弼的河东军主力部署在太原一带,主要任务是确保唐军对河东道的控制,监视河东道北部的叛军高秀岩部及太行以东的河北叛军,掩护平叛部队进攻期间翼侧的安全,同时防止叛军经河东进入关中地区,从而威胁凤翔大本营的安全。这个计划肯定得到了玄宗的支持,也是唐军接下来所要实施的。

李泌提出的作战方案就这样被废弃了。后来,由于安史叛乱后遗留下的河朔三镇没有彻底解决,进而形成藩镇割据局面直至唐亡,一些史家就将李泌方案翻了出来,认为当初肃宗如果采纳李泌的建议就不会导致这一局面。宋元之际的史学家胡三省在《资治通鉴唐纪三十五》中肃宗与李泌关于平叛方略对话条下注道:

使肃宗用泌策,史思明岂能再为关、洛之患乎?

清代的王夫之也在《读通鉴论》中说道:

故肃宗之失,在不听邺侯之策,并塞以攻幽、燕,使诸贼失可据之穴,魂销于奔窜,而后受其归命之忱,薄录其将,解散其兵,乃可以受降而永绥其乱。失此不图,遽欲挽狂澜以归壑,庸可得哉?

这些史家的论断是否正确,需要认真分析一下。

首先必须肯定的是,如果唐军当初先拿下范阳,平定河北,就不会有河朔三镇的存在,也在很大程度上不会发生唐朝中后期的藩镇割据局面。但前提是,李泌的方案在当时必须可行。如果可行,当然是肃宗的一大战略失误;如果方案不可行,那这个问题就没有讨论的必要了。

下面我们就看看李泌方案的可行性如何。

李泌方案的关键是由西北进攻范阳,即北上灵武,沿黄河东行,经过三受降城往东,到达河东道北部的云州(云中郡,今大同),沿桑乾河谷往东过蔚州(安边郡,今蔚县)进入河北,经妫州(今怀来县)、檀州(今北京密云)拿下范阳。这条进军线路并非没有敌情——由云州开始往东就进入叛区,叛军在此部署有大量兵力。其中,云州、蔚州属于叛军所设立的河东节度使管辖地域,叛将高秀岩任节度使,驻有大同军,管兵九千五百人,马五千五百疋;有横野军,管兵七千八百人,马千八百疋。再往东进入河北,有驻扎在妫州城内的清夷军,管兵万人,马三百疋。

(安史之乱揭秘)李泌的平叛方略
叛军在河东道、河北道北部部署

如果执行李泌的作战方案,唐军就要经过千里行军到达河东道北部,歼灭叛将高秀岩所属的大同军、横野军,拿下云州、蔚州,再沿桑乾河谷东行,攻克范阳东北的清夷军,再翻越燕山山脉,才能到达范阳城下。

这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作战任务,以唐军当时的战力,完成难度相当大。

实际上,这一进军路线并非李泌首先提出,早在天宝十四载(755年)唐军可能已经尝试过。据《资治通鉴唐纪三十四》记:

[天宝十四载十二月]安禄山大同军使高秀岩寇振武军,朔方节度使郭子仪击败之,子仪乘胜拔静边军。大同兵马使薛忠义寇静边军,子仪使左兵马使李光弼、右兵马使高浚、左武锋使仆固怀恩、右武锋使浑释之逆静军,大破之,坑其骑七千。进围云中[云州]。

朔方军对云州的围困持续到第二年。第二年正月,朔方军撤围,返回驻地。三月,郭子仪再次率领朔方军进入河东并南下太原,由井陉道进入河北战场,与正在常山(今河北石家庄)一带与史思明交战的河东节度使李光弼部会师。在此之前,李光弼部也是由井陉道进入河北。

朔方军对云州围困后又撤围的原因很有可能是无法突破叛军在这一地区的防御,进而打通通往河北的通道,所以只能改行路程更远的井陉道进入河北。

伪河东节度使高秀岩直到至德二载冬唐军攻克洛阳后才投降,不久又反叛。到了上元元年(760年)九月,肃宗任命赋闲的郭子仪为诸道兵马都统,令其:

取邠庆朔方路过往,收大同横野清夷,便收范阳及河北。

说明这时候云州、蔚州还在叛军手里。这道命令最后没有付诸实施,原因据《旧唐书郭子仪传》记,是“诏下旬日,复为[鱼]朝恩所间,事竟不行。”更可能的原因是突破这道防线的难度确实很大。

李泌方案存在的第二个问题是补给线过长。当时唐军的作战补给主要来自南方租赋。南方租赋溯汉水而上运达洋川郡(洋州,今陕西洋县),改由陆路,经汉中穿越秦岭送达凤翔。如果采用李泌方案,部队补给要由凤翔出发,经邠州(安定郡,今陕西彬县)、平凉、灵武、西受降城、中受降城、东受降城东运,才能到达云州前线,总里程约三千四百唐里(1500余公里);再由云州到范阳,还有七百唐里(约320公里)。这么长一条补给路线,大大增加了作战实施的难度。而由凤翔出发进攻长安,补给线只有三百一十唐里(140公里);再由长安出发进攻洛阳,补给线有八百一十唐里(约370公里),而且在中途还能得到潼关永丰仓和陕州太原仓的粮食补给。两相比较,采用哪个方案不言而喻。

(安史之乱揭秘)李泌的平叛方略
李泌方案中部队作战保障路线

李泌方案存在的第三个问题是没有考虑凤翔的安危。按照李泌方案,是将集结在凤翔的陇右、河西、安西、西域援军调走进攻范阳,这样势必造成凤翔兵力空虚。可以想见,一旦凤翔的唐军被调走,距离凤翔不远的长安叛军即刻就会进攻凤翔。而凤翔既是唐室大本营所在地,也是李泌方案中运送进攻部队后勤物资的重要节点,一旦丢失后果不堪设想。实际上,长安的叛军远没有李泌想像的那么孱弱,即便在西北入援部队已经集结到凤翔的情况下,至德二载二月,就对凤翔一带的唐军发起了一次攻击:

关内节度使王思礼军武功,兵马使郭英乂军东原,王难得军西原。丁酉,安守忠等寇武功,郭英乂战不利,矢贯其颐而走;王难得望之不救,亦走;思礼退军扶风。贼游兵至大和关,去凤翔五十里,凤翔大骇,戒严。——《资治通鉴唐纪三十五》

这次进攻就是在李泌第二次向肃宗提出先取范阳后不久发生的。事实胜于任何听起来高大上的雄辩。由此也能看出,李泌固然是一位高明的政治家和一流的学者,但军事方面确实不是他的强项。

凤翔经历的这次危机表明,平叛只能按照肃宗确定的作战方略进行下去,即使这套方略看起来平淡无奇。这次危机也提醒肃宗,凤翔目前所集中的兵力还不足以对叛军发起决定性的打击。此后不久,肃宗下达指令,调回仍在蒲州一带与叛军对峙的朔方军。

著作权声明:本文除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外,文字如无注明,皆属本人原创。未经允许,禁止任何媒体擅自转载,或任何媒体(或个人)以复制形式发表。

文中部分图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与作者联系删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太阳亚洲客户端 太阳亚洲客户端,太阳集团娱乐,太阳亚洲官方网站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